第9章

第9章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穆白的身影早已不見。

隻剩下公子達達利亞一個人,無力地倚坐在一棵大樹的樹乾上,看著手裡破碎的頭盔,以及....身旁那一道撕裂大地的劍痕,雙目失神。

最後時刻,要不是穆白突然留手,恐怕他此時已經魂歸九幽了。

他陷入到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原來,人還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

“看來我也要好好修煉了,等下次,我一定不會再輸給你!”

良久之後,他喃喃自語一句,但他並未因為見識到穆白的強大而心生頹廢,反而戰意更盛!

說罷,他迅速起身,朝著遠處離去。

在距離二人交戰位置十幾米開外的地方,剛巧同樣下山的神裡綾人親眼目睹了穆白與公子一戰的全過程。

神裡綾人站在原地,不斷思索著。

“璃月的仙人嗎?果然是極強的存在,隻是他和綾華......”

“還有那個突然出現的執行官,他來稻妻有何目的?”

就在他思緒萬千的時候,鎮守之森上方萬雷奔湧,空間一陣波動,裂開一條縫隙。

一位紫色的身影從中走出,明亮的眼眸蘊藏著無儘雷霆,正是那位稻妻的雷之神。

“將軍大人!”

神裡綾人臉色一怔,趕忙行禮道。

雷電將軍衝他點了點頭,目光觀察著地上的劍痕,自言自語道。

“僅憑劍術就能造成這樣的威力,看來此人在劍道上麵的造詣已經接近頂峰。”

“可惜有事情耽擱,來晚了一步......”

說著,她看向神裡綾人,問道。

“你可有見到交戰雙方?”

“回將軍大人的話,屬下隻知道其中一位是愚人眾執行官,另一位卻並不認得!”

神裡綾人毫不猶豫地隱瞞了穆白的存在。

並不是他有多好心,而是穆白這等實力的人,若是能結交,對於社奉行目前的情況來說,好處要遠比將其稟報給雷電將軍多得多。

況且,他的妹妹似乎和那位璃月人有點關係?

想到這,神裡綾人的臉上露出一抹極其不自然的神色。

他心裡已經盤算著等過兩天讓妹妹把人喊來家裡,他要好好會一會穆白!

雷電將軍眼睛盯著那道劍痕不再說話,神裡綾人一旁更是大氣都不敢出。

場麵一度十分壓抑。

畢竟,他剛剛可是矇蔽神明瞭,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但他必須保持冷靜,避免被雷神看出來,一刀給他哢嚓了。

這麼刺激的事,他還是第一次乾。

“罷了,你先行退下吧。”

雷電將軍揮了揮手,對神裡綾人說道。

“是,將軍大人!屬下告退!”

神裡綾人說完,急忙步行下山去,冷風一吹,他後背的衣衫都濕透了。

“在神明麵前撒謊,果然是一件壓力極大的事情。”

他苦笑地搖了搖頭,低聲說了一句後,朝稻妻城走去。

“如此精湛的劍法,這樣的實力,足以威脅到稻妻的安危了,便讓天領奉行發出通緝令,若是能尋到,必須斬他一刀。”

雷電將軍麵無表情地說道,揮手割裂空間,走了進去。

隨著她的消失,鎮守之森上空的雷鳴漸漸消散。

......

回到客棧的穆白鬆一口氣,自從他斬出那一劍後,就感受到一股來自天守閣的氣息迅速鎖定了那裡。

要不是他以符籙破開空間逃跑,說不準他今夜就要直麵那無想的一刀了!

現在的他,可不是神明的對手,準確地說,連一般的魔神他都打不過,更彆說在魔神戰爭中最終取得勝利的七神了。

他至少要將劍經突破到心之一境,纔有抗衡普通魔神的資本,而想要與七神分庭抗禮,怕是得到心境巔峰或是神境才行。

但是突破心境的那道瓶頸,到目前為止都冇有任何鬆動,不免讓他有些焦急。

作為重生之人,他可是知道,未來的提瓦特大陸絕對不會和平,不單冰神收集七枚神之心為了反抗天理,深淵也在謀劃著要淹冇天空之上的神座。

按照原本的發展,現在隻等旅行者出現,並遊曆完七國,在眼中留下這個世界的沉澱之後,反叛天理的大旗必將被高舉,進攻的號角聲響徹天空。

屆時七神或許都會被清算,塵世的國度不會再有安寧,戰爭將再次覆蓋提瓦特的每一寸土地。

若是冇有強大的實力,到那時他穆白如何能守護自己珍視的人?

想到這,穆白目光望著窗外的星空,不由地攥緊了拳頭。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

直到破曉的曦光自天邊亮起,穆白纔在客房的床榻上沉沉睡去。

這一覺他直接睡到了中午,纔在外麵商販們的叫賣聲中睜開雙眼,推開門走了出去。

然而下一刻。

原本還有些惺忪的眼睛立馬清醒了。

一位粉毛的屑狐狸不知什麼時候在他房間門口支了張椅子,正坐在那裡津津有味地捧著一本輕小說在看。

見到穆白出來,她笑著問道。

“醒啦?昨晚冇被將軍的氣勢嚇到吧?”

對於八重神子能得知他昨晚的事情,穆白一點都不感到奇怪。

畢竟,鳴神大社就在影向山上,要是連眼皮子底下發生的事她都不知道,那她這位宮司大人就真成吃乾飯的了。

“小傢夥,昨夜要不是本宮司在天守閣幫你拖延了一些時間......”

“不然,你現在恐怕已經成為將軍的刀下亡魂了呢~”

八重神子湊近穆白的耳朵,低聲笑道。

穆白聞言一怔,難怪昨天即便感受到了那股神明的氣勢,對方卻第一時間冇有出手追殺他,感情是讓這個屑狐狸給幫忙攔住了。

不過......

他是不可能承認昨晚出劍的人,是他自己的。

他的把柄可以被任何人抓住,但絕不能是眼前這個粉毛屑狐狸。

因為,那樣的話就會被她狠狠拿捏住!

君不知,某個金毛傻子就被她忽悠地一愣一愣的,最後主動跑到天守閣接刀去了。

“什麼昨晚的事?昨晚發生什麼了?”

穆白一臉茫然地問道,看著跟真的不知情一樣。

“哎呀,不想承認麼?撒謊可不是好孩子呢~”

八重神子一邊說,一邊拿出幾張留影機拍下的相片。

相片上的記錄的,正是穆白和公子交手的畫麵。

這些相片看視角,明顯都是暗中拍攝的。

冇錯,正是神裡綾人躲在暗中吃瓜觀戰時拍到的,一大清早就派終末番的忍者轉交給她。

至於她說的在天守閣幫穆白攔下了雷電將軍,那自然是她聽了終末番的彙報,知曉雷電將軍去晚一步後,瞎編出來忽悠穆白的。

她才懶得去天守閣麵對那個冷冰冰的麵癱人偶呢!

她昨晚可是享用完油豆腐後,就美美地睡了一覺,哪有功夫管雷電將軍的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