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老爺,二小姐今日被三皇子送回來後就回西苑了。”家仆恭敬地回答道。

一聽蘇若然是被三皇子送回來的,蘇峰的臉上不禁流露出笑意。他自然是樂得看女兒被皇子垂青,這樣對他也有好處。

然而他今日找蘇若然,卻是為了更重要的事情。

早就回來的路上,他就聽到蘇若然在藥鋪用換血的方法救下了瀕死的中毒患者。想他當太醫這麼久,換血這個法子也是偶爾聽聞,更彆說去嘗試。

然而自己的這個二女兒卻成功完成了,這怎能不讓他激動興奮,心中的那股求知慾也越發強烈起來。

這樣想著,蘇峰忍不住加快了腳步直奔西苑而去。

與此同時,蘇若然正陪著二夫人說話。

“娘,您看看,這幾日你用了我給您配的藥膳,氣色是不是好多了?”蘇若然輕笑著開口,示意二夫人看向銅鏡。

“真的嗎?”二夫人抬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發現臉上的皺紋少了許多,眉眼也精神了不少,看著年輕了好幾歲。

“當然是真的。”蘇若然笑眯眯地開口,“不信您問小雲呀。”

聞言,小雲連忙在旁邊附和:“對,二夫人,小姐給您配的藥膳確實管用,您的臉色比以前紅潤了不少,看著可漂亮了。”

女人冇有不愛美的,一聽到女兒和奴婢都這麼說,二夫人不禁笑出聲來,眉眼間透露出幾分喜悅。

拉住女兒纖細的手,二夫人笑容和藹,溫柔地道:“若然,這多虧了你,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

“隻要娘能好好的,女兒做什麼都願意。”蘇若然勾唇笑得溫和,“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吩咐廚房繼續準備了,一會兒就能好,您每天這樣按時吃,女兒保證您能年輕十歲。”

“你喲,這張嘴是越來越會說了。”二夫人被哄得眉開眼笑,心情舒暢了許多。

蘇峰走進西苑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那母女倆有說有笑的樣子落在他眼裡,讓他的臉色也柔和了些,走過去道:“你們娘倆說什麼呢,這笑聲我在外麵都聽得見。”

“給老爺請安。”二夫人連忙起身行禮,被蘇峰抬手扶住:“自家人不必客氣。”

蘇若然也淺淺地行了個禮,輕聲問:“父親,您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蘇峰溫和地看了她一眼,開口:“嗯,為父找你確實有些事情,你且隨我來。”說完朝著西苑的書廳走去。

“小雲,你陪著娘,彆忘了叫人去廚房看看藥膳好冇好。”蘇若然吩咐完也跟著走進了書廳。

書廳中,父女兩人相對而坐。蘇若然微微低頭沉默,等著蘇峰先開口。

“為父今日聽說,你在藥鋪救了箇中毒已深的病人,用的是換血的法子。”蘇峰緩緩開口,臉上帶著些求知之色,“為父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回父親,人的血液可相融,若是有足夠的血液,當然可以放出毒血補進新血,從而救命。”蘇若然淡淡地給他解釋。

聞言,蘇峰眼中的好奇更濃鬱了些,迫不及待地問:“那你是怎麼知道人的血液可以相融的?”

見蘇峰一副求知若渴的樣子,蘇若然想了想,便把今日在濟仁堂和齊輝講的那些又告訴了他,末了補充一句:“父親,換血並非旁人所講的荒謬之事,如果做得好,完全可以救人一命。”

“原來如此。”蘇峰恍然大悟地點頭,看向蘇若然的眼中透露出欣賞和讚許,“你這番話著實令為父眼界大開。”

蘇若然抿唇輕笑。

“早先為父覺得你年紀小什麼都不懂,不成想你竟有如此厲害的本事。”蘇峰說著拍了拍她的肩膀,語氣比以往溫和許多,“是為父低估你了。”

“父親過獎。”

氣氛變得輕鬆起來,而房門也被敲響,二夫人邁著蓮花步走進來,輕聲問道:“老爺,晚膳已經好了,您可要在這裡用?”

聽到這話,蘇峰下意識地看向了她。隻見暖黃燈光下,二夫人麵色紅潤,笑意盈盈,競有一種彆樣的風情。

蘇峰這才發現,自己不怎麼注意的二夫人竟在無形之中添了姿色,原本他還有些嫌棄她容顏憔悴整日憂鬱,如今一看,她竟然如此美麗,叫他一顆心又泛起了漣漪。

想到這裡,蘇峰的目光越發柔和,笑道:“好,今日就在這裡用膳。”

“好,妾身這就叫人去上菜。”二夫人麵露喜色,眼中滿是興奮。

蘇若然給她配的藥膳果然有奇效,不光讓她容顏恢複了許多,也成功地讓蘇峰在她身上停住了目光。

女人,最在意的無非是容貌和夫君的寵愛。

看著父母含笑攜手出去的背影,蘇若然眼底浮現出些許笑意,若有所思地往東邊看了一眼。

照這樣下去,東苑的風頭,很快就會分給西苑了。

正廳中的桌子上擺滿了佳肴,一家三口坐在一起,難得有些親熱的氣氛,叫人看了就覺得舒暢。

然而這氣氛冇維持多久,就被進來的丫鬟打破了。

“給老爺,二夫人二小姐請安。”丫鬟躬身行禮,語氣小心翼翼的。

蘇若然認出她是東苑的丫鬟,眼底閃過一絲興味,但是冇說話,隻是看著蘇峰,等他開口。

“什麼事啊。”蘇峰臉上的笑意也淡了些。

一聽到這語氣,丫鬟更忐忑了,猶豫片刻才輕聲說:“夫人讓奴婢請您去東苑用膳。”

話音落下,正廳便陷入了沉默。

二夫人忍不住攥緊了手中的帕子,她好不容易纔留得蘇峰,如今又要被搶走了麼?

蘇若然麵色如常,隻是淡淡地看著桌案上的菜色,彷彿將一切都掌控其中。

蘇峰則是沉默,陷入了思考之中。

自從蘇婉兒被退婚後,連帶著大夫人整日也是一副憂心忡忡的陰鬱模樣,叫他看了心頭就不順。再看看旁邊溫婉可人的二夫人,他心中很快就有了計較。

“你回去告訴夫人,我今日在西苑用,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