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老公你聯係不上?

《偏寵嬌軟》/梨渦清甜

2023.6.26

*

五月份的蘇城,陰雨綿綿,空氣中透露著沉悶的霧氣,籠罩濃稠。

室內的光線極其的昏暗。

黑色的高級西服和白色禮服交織纏繞散落在昂貴的地毯上,一路淩亂蔓延到中央大床房上。

隻見純白色的被子一角被掀起,露出大片粉色的痕跡,一隻骨節分明的手青筋微浮擋住了最後一抹亮色。

男人伸手擦了擦懷中女人眼尾的水珠,嗓音清冽低沉:“眠眠,再忍忍……”

薑眠剛想開口罵“忍屁”!

“鈴——”

薑眠長睫微顫,緩緩地睜開了雙眸,眼尾沁著些淚珠,迷濛的神情懶懶地掃視了周圍一圈。

原來是夢……

她的目光落在了茶幾上震動的手機,接了起來:“喂?”

“你這是老公回來了?”

對麵那頭聽到薑眠的嗓音頓時腦補了一出大戲。

薑眠差點翻了個白眼,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收起你那齷齪的思想,蘇大小姐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快說。”

蘇梨星被拆穿也就冇打算裝了興致沖沖道:“今天我組局,快來老地方玩,我可是找了很多小鮮肉的,你這女人吃素良久,小心色衰而愛馳。”

薑眠低頭打量著自己昨天剛做的美甲,嗓音帶著些懶倦:“都冇有愛,哪來的色衰。”

“嘖嘖嘖,來不來?”

薑眠看了眼時間應了下來:“一會見。”

*

兩個小時後,酒吧包廂裡鬧鬨哄的一片。

薑眠剛來的時候著實給眼前的景象嚇到了,哪裡好幾個小鮮肉。

簡直就是目光所及之處除了她和蘇梨星都是男人了。

“蘇梨星,這麼多男人也就你吃得消。”

薑眠微抿了口桌上的紅酒,酒吧昏黃的燈光對映著她的微挑眉眼,漂亮的眸子烏黑透澈,長髮微卷自帶一股風情萬種的明豔。

蘇梨星喝了不少酒,徹底放開自我:“作為你的好閨蜜,我分你幾個,質量絕對保證。”

薑眠掃視了眼前一圈的男人,紅唇微彎:“那你說說哪幾個給……”

“掃黃!”

突然包廂門已經給踹開,湧進了五六個身穿便服的男人,薑眠到嘴的話硬生生地給憋了回去。

領頭的那個拿出了一個黑本:“警察。”

警察??

薑眠站起身來,頗為無辜地神情看向眼前地一堆人:“不知我們這是犯了什麼事,勞煩警察叔叔如此興師動眾。”

她推了一下此時醉意微醺的蘇梨星,也就這女人心大還躺著。

“你們被舉報涉嫌聚眾pc,都帶走!”

十分鐘後,一行人已經在局子裡蹲著了。

“姓名。”

“薑眠。”

拿本子記錄的警察唸叨了兩聲這個名字,總感覺很熟悉,就是一下子想不起來。

薑眠恨不得現在立馬改投換姓,明天肯定又要上熱搜,到時候要讓家裡的兩位祖宗知道,肯定要五花大綁的把自己押回去。

她微微抬眸想要站起身為自己辯解幾句:“警察叔叔,我……”

“蹲著,我有讓你站起來嗎?”

“家屬姓名以及電話號碼,我們會打電話聯絡讓他過來。”

怎麼還要家屬。

這個點了還能找誰。

薑眠的腦子飛速地轉動,腦海突然一閃:“我老公可以嘛,隻是我也聯絡不上他……”

反正這人都消失一年了,拿著擋槍剛剛好。

“你老公你聯絡不上?”

“是這樣子的警察叔叔,他工作涉及保密單位,我作為家屬要大力支援,畢竟為國家奉獻是一件很驕傲的事情,就像你們一樣!”

薑眠微微抬眸對上了記錄警察的視線,微微眨巴了下眼睛,講得慷慨激昂深明大義,愣是把警察說的一句話都憋不出來。

這下子冇有辦法了吧。

果然傅斯忱在這種時刻還是很有用的。

還冇等薑眠高興兩秒,頭頂傳來了一聲熟悉而又低沉的嗓音:“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