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瀾汐季南硯
沈瀾汐季南硯
Add

季南硯手中緊緊的攥著那個證據,哪怕快要嵌入手中也不願放開。觸目一片的血,都是沈瀾汐的血。一個人,怎麼能流這麼多的血。隻要想到擔架上她渾身鮮血的樣子,就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了他的心臟,他呼吸急促的靠在牆上,麵前卻浮現出九月份的母校。

Recent chapters
Popular rec
Source 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