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還是城裡人奔放啊!

羊腸小道,晚上七點,一個破舊的長途汽車停在路邊,車上下來一位麵色清秀的少年。

少年穿著一身乾淨卻有些發白的藍色大褂,長途車緩緩駛走,消失在薑壞的視野裡。

薑壞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隨即立刻從右邊的褲口袋中,掏出一個諾基亞九宮手機,接著迅速的撥通了一串號碼。

“喂!臭小子,到了啊!”一個蒼老但卻非常乾練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

“老頭!你不是說,會有豪華麪包車來接送的嗎!人呢!啊!”薑壞聽到對麵的聲音,頓時氣得肝疼,大聲咆哮道。

“咦?冇有麼,咳咳,可能是我記錯了吧,你要相信我,人老咯,上年紀咯,不記事咯。”

薑壞頓時麵色漲成豬肝色,大吼一聲!

“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啊!”

那邊秦老頭也覺得有些不妥,嘿嘿笑著回道:“好了好了,臭小子,你看看我不是把你之前所有的任務酬金全給你了嗎?”

“老頭!你不說酬金我還不來氣!”薑壞黑著臉,顫顫巍巍的將左邊褲口袋裡的三十塊錢零錢拿到手上,接著繼續咆哮。“才三十塊錢!啊!最少也得六十塊啊!”

“屁話!剩下的錢,我幫你先存著,你還小會亂花錢的。”秦老頭也在這邊吹鬍子瞪眼,對著電話乾嚎,“再說了,以你現在的本事,殺人,救人你都會!你還怕賺不到錢啊!掛了!自己想辦法去!還有彆忘了救人!”

隻留下薑壞在原地風中淩亂……

甩了甩頭,捋了捋思緒,首先得離開這個鬼地方啊!

薑壞漫無目的的朝著前方走去,走了大約十分鐘,便發現一輛車停在路邊,隨即加快了步伐,趕緊走了上去。

走到車前,在發現車上冇人,剛想歎口氣,卻突然聽到旁邊的玉米地裡傳來一陣動靜。

薑壞瞬間警覺起來,慢慢的靠近玉米地,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薑壞走在玉米地上,居然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逐漸靠近音源,薑壞緩緩的撥開一縷玉米棒的葉子,接著入眼的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景象。

一個大美妞竟然蹲在玉米地裡,噓噓……

薑壞瞬間淩亂,怪不得聽說城裡人奔放的很,果不其然啊!於是乎,帶著欣賞的目光,觀看了這一驚心動魄的場景!

“誰!”

突然一聲嬌叱聲,從麵前的美女口中傳來,隻見美女瞬間起身就提好了褲子,然後朝著薑壞這邊走來。

薑壞一看情形不對,瞬間腳尖輕點地麵,身子悠然的躍到小道上。

柳雨菲匆匆的來到小道上,忽然看到自己的車旁邊站在一位少年,心中一驚,難道剛剛覺得有人偷看,不會是他吧!

可自己真的憋不住啊,有些事是憋不住的……這也不怪柳雨菲,開著車突然內急,而且還是很急的那種,索性開到這個小道上,確定冇有車輛行人後,才決定去玉米地裡方便一下的,不會真的被他看到了吧……

一想到這裡,臉上換上厭惡的神色,對著薑壞吼道:“小流氓!剛剛是不是你在偷看!”

“啊?姐姐,你在說什麼啊?”薑壞一轉頭,帶著無辜的眼神看著麵前的美女。

一身製服,緊貼身軀,而且身材那真是,該凸的凸,該翹的翹,看著麵容也是實數絕色,再配上一副黑框眼鏡,最後薑壞給出兩個字,極品!

嘎嘎,看看我這桃花運!隨便碰到的一位美女就是個極品哇哢哢!

柳雨菲這纔看清薑壞的麵龐,不得不說薑壞確實長得一副好麵孔,清秀,帥氣,再配上此刻那一副天真的模樣,很快柳雨菲就確定,他應該冇有偷看自己,剛剛也許是自己的錯覺。

“冇什麼。”柳雨菲認為自己錯怪這個少年了,擺擺手。

“那,漂亮姐姐,能幫我一個忙嗎?”薑壞換上請求的眼神看著柳雨菲,丫的,現在這裡就這一輛車,一定要坐上去!

“什麼忙?”柳雨菲被一口一個漂亮姐姐誇的有些飄飄的,輕聲問道。

“我…我可以搭順風車嗎?到市裡就好。”薑壞漏出一副很怕對方拒絕的樣子。

“冇問題。”柳雨菲一口答應,看對方應該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而且看著一身的行頭,估計是剛從農村出來的,一想到這裡,看著薑壞的眼神變的和善起來。

“哈!謝謝姐姐!”薑壞哈哈一笑,然後不及柳雨菲發話,直接鑽進副駕駛。

柳雨菲看的一愣一愣的,隨即輕笑一聲,也許是小孩子心性吧,冇有多想,直接開車往市中心行駛過去。

“漂亮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呀。”薑壞輕輕嗅著鼻子,聞著旁邊美女身上的香水味,開口道。

“我叫柳雨菲,你呢?”柳雨菲正在開車,完全冇有發現薑壞在偷看自己。

“我叫薑壞。”薑壞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柳雨菲胸前的衣領處,而且裡麵的白色肌膚,若隱若現,煞是迷人!

開了一會,車子突然停住,原來是紅燈路口,柳雨菲轉過頭來,卻看到薑壞低著頭看著自己,而且麵色赤紅,順著目光,低頭一看,接著瞬間捂住衣領口。

原來在開車的時候,冇在意,自己麵前的鈕釦被繃掉了兩顆,結果就是那啥都走光了。

現在正值夏季,所以柳雨菲裡麵隻穿了內衣,外麵則是上班穿的製服。

“小流氓,看什麼呢!”柳雨菲臉色微微一紅,不禁嘬了一口。

“啊,不是,主要是姐姐太美了。”薑壞偷看被髮現了,但是,臉不紅氣不喘,笑嘻嘻回道。

“貧嘴!”柳雨菲臉頰緋紅,接著車輛繼續往前行駛。

“薑壞,你來金山市是來找工作的嗎?”還有一段路程,為了防止薑壞在偷看自己,柳雨菲找了個話題問道。

“不是,我是來娶老婆們的,嘿嘿。”薑壞搖搖頭,隨即換上一副豬哥相,眼看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額……老婆……們?”柳雨菲眉頭一挑,老婆們,你以為你是誰啊,難道還想三妻四妾不成。

“對啊,聽說她們在這金山市很出名的,號稱金山兩片雪。”薑壞點點頭,來之前早已經從秦老頭那裡拿到了這兩個妹子的照片和資訊,當時看到照片,薑壞恨不得立刻將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給娶回家!

而且,秦老頭也向自己保證過,隻要自己的醫術和神農氣大成,再加上拿到兵王的稱號,就給自己娶上兩個媳婦,嘿嘿,看來老頭還算靠譜嘛!

柳雨菲驚愕的看著薑壞,滿臉不信的神色,在這金山市,誰不知道金山兩片雪,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就你還想娶人家,還想娶兩個!估計應該是彆的事情,不方便說,所以才找出這麼個理由來糊弄自己。

可這也太能胡扯了,柳雨菲搖了搖頭。完全不信薑壞的話。

“我先去公司拿一下檔案,然後在幫你送到市中心,可以嗎?”柳雨菲看著馬上就到自己上班的地方了,對著薑壞問道。

“當然可以啦,姐姐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薑壞小雞啄米式的點點頭。

車子很快就停到了一個公司大廈的下麵,薑壞下了車,抬頭一看,比雅國際時裝,忍不住嘖嘖兩聲。

此時已經晚上七點半左右,天色黯淡下來,但是在這種一線的大都市裡,還是燈火通明。

“菲姐,你有朋友在等你嗎?”薑壞似笑非笑的看著不遠處牆角那個方向。

“冇有。”柳雨菲有些疑惑,薑壞為什麼會這樣問。

“那就好玩了。”薑壞點點頭,隨即轉頭笑嘻嘻的看著柳雨菲,“菲姐,我陪你一起去拿吧,我怕黑。”

“好吧。”柳雨菲輕笑一聲,什麼怕黑呀,哼哼就是想跟著我嘛。

兩人隨即朝著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