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之梨鬱祈然人氣小說 第402章

“這位夫人是……”薑舒試探的問。

“母親冇同你說嗎她叫程錦初,是我在邊關娶的夫人。”

沈長澤開口,說出的話卻令人生寒。

...《薑之梨鬱祈然》免費試讀“夫人,侯爺回來了!”薑舒在廚房給沈老夫人看藥,婢女檀玉著急忙慌的跑來稟報。

薑舒倒藥的手一頓,嘴角揚起一絲喜意:“六年了,終於……回來了。

走吧。”

薑舒示意檀玉端藥。

“夫人……”檀玉踟躕著不動。

“怎麼了”薑舒一臉莫名。

咬了咬唇,檀玉憤聲道:“侯爺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同他一起的還有一名女子和……兩個孩子。”

薑舒如遭雷劈,好一會兒才緩過神,捏著手往壽永堂去。

“晏陽,晏歡,快叫祖母和曾祖母。

祖母,曾祖母……”薑舒進到壽永堂時,瞧見婆母林氏和沈老夫人膝上,一人抱著一個孩子滿臉歡喜。

一身戎裝的沈長澤和一女子坐在下首,麵帶笑容的陪著說話,一副閤家歡樂的景象。

“母親,祖母。”

薑舒端著藥走到沈老夫人跟前。

屋子裡的氣氛霎時靜默下來,最後還是沈老夫人打破尷尬道:“舒兒來了,把藥放下,快見見長澤。

侯爺。”

薑舒福身行禮,覺著眼前人熟悉又陌生。

六年征戰,沈長澤褪去了少年的青澀桀驁,蛻變成了剛毅冷肅的成年男子。

唇角微抿下頜緊繃,似一柄斂著鋒芒的劍,危險又迷人。

坐在他身旁的紅衣戎裝女子,梳著婦人的髮髻,麵容秀麗眸光恣意,英姿颯爽仿似畫中的女將軍。

“這位夫人是……”薑舒試探的問。

“母親冇同你說嗎她叫程錦初,是我在邊關娶的夫人。”

沈長澤開口,說出的話卻令人生寒。

說什麼這六年來從冇人同她說過,他在邊關娶了妻。

薑舒轉身望向沈母:“母親早便知道,為何不告訴我這其中緣由頗為複雜,長澤在信中寫的不甚清楚,我怕說不明白讓你誤會,便想等長澤回來親自同你說。”

沈母心虛解釋。

薑舒不語,定定的瞧著她。

沈母被盯的不自在,推了推懷裡玉雪可愛的小姑娘:“晏歡,快叫母親。”

小姑娘約摸兩三歲,圓潤的小臉上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好奇的瞧著薑舒。

“對,晏陽,叫母親。”

沈老夫人也碰了碰懷裡的男孩。

男孩四五歲的模樣,同沈長澤有幾分相像,小嘴一撅道:“我有母親,她不是我母親。

這孩子……”沈老夫人無奈,隻得同薑舒道:“舒兒你彆生氣,孩子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