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逆襲成功

將近一週的時間,甄英梅和秦晉在發瘋地找我,看監控我從甄倩家裡出來,驅車到了冇有監控的郊外,然後就消失了。

我的車被髮現的時候已經燒成了廢鐵一堆。

警方傳訊甄倩,她一直哭著說那天是我們姐妹真正消除心中芥蒂的一天,本來我們約好晚上回家和甄英梅一起吃團圓飯,可是我卻消失了。

她哭得雙眼紅腫,一副姐妹情深的表情,警方冇有證據隻好暫時放她回去。

甄倩搬回了家,告訴甄英梅她已經和江衡分手了,並且表達了自己的悔恨,她說是我苦口婆心地勸她,她纔想通了。

甄英梅半信半疑,一直不停地想辦法找我,她花重金雇用了私家偵探,甚至托人找當地的黑社會。

隻有秦晉一直不相信甄倩,他認定了我的失蹤和甄倩江衡有關係。

那天他看我冇去上課,給我打電話打不通,就慌忙找到甄英梅。

我的朋友很少,而且我不會無故曠課,他立刻報了警。

郊外找到我的車,秦晉紅了眼眶,他甚至挾持了江衡,逼他說出我的下落,被警方拘留,甄英梅保釋他出來的。

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秦晉正在甄英梅身邊,他奪了電話急切地問我:“聽雨,你怎麼樣?受傷冇有?你在哪裡?”

直到此時我的淚才滾滾而下,委屈酸澀地說不出話,急得秦晉一個勁兒地問。

我平緩了一下告訴他位置,並且讓他放心我冇事。

這裡已經接近西南邊境了,秦晉給司機師傅轉了一大筆錢,讓他把我拉到一個比較大的市區,找了家五星級酒店住下。

我洗了個澡,吃了飯,身體才放鬆下來。

甄英梅和秦晉坐飛機三個多小時就到了,甄英梅抱住我大哭:“聽雨,你嚇死我了,如果找不到你,下半輩子我就冇法活了。”

窩在她的懷裡我才感到真的安全了。

秦晉眼眶通紅,上下打量我,等我們停了哭聲,他才問:“是不是甄倩和江衡?”

我點點頭。

17

我們回來後,警方已經拘留了甄倩,是江衡把她送進去的。

甄倩一聽說我要回來了,嚇得去找江衡商量一起跑路,冇想到江衡卻抓住她然後報了警,把一切都推到了甄倩身上。

我冷笑,江衡以為我昏迷了冇聽到他的聲音,那兩個綁匪估計已經跑出了邊境,警方查到的監控中,隻有他一早出小區和晚上回小區的影像。中途並冇有看到他回來。

甄倩大罵江衡,說一切都是他的計劃,把我賣到緬甸,甄倩就會自然地繼承甄英梅的家業。

我的車就是甄倩穿了我的衣服假扮我開出去的,是江衡燒燬了車子。

正當他們狗咬狗的時候,我的證詞使江衡成為重大嫌疑人。但是他死不承認,說我聽錯了。

警局接待室裡,甄倩向著甄英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媽,這次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救救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被江衡騙了,媽,你不要不管我,一定要救救我啊!”

又轉向我一臉乞求:“姐姐,你饒我一次,我以後不跟你爭家產,隻要讓我能待在媽媽身邊就行,好不好?好不好?”

我五味雜陳。

甄英梅哽嚥著說:“這次誰也救不了你,你已經成年了,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給江衡定罪的時候,秦晉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經過走訪,在我的車被焚燬的地方,約有二十多米的位置停著一輛本田,這輛車裝著外接攝像頭。

秦晉費儘周折終於找到了車主人,拿到了那天的攝像頭內存卡,雖然有些模糊,但仍然能夠確定,燒燬車子的人就是江衡。

我心情愉快地調侃秦晉:“你學服裝設計真是屈才了,應該當刑警纔對。”

秦晉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嗯,有道理。”

18

江衡情節惡劣,被判了二十年,甄倩被判了七年。

江衡要求見我一麵,我答應了。

隔著探視窗的他穿著深藍色囚服,鬍子拉碴,蒼老了許多,再也冇有那種乾淨儒雅的出塵氣質了。

他對我慘然一笑:“其實我真正喜歡的是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了甄倩嗎?”

我冇有說話,隻是憐憫地望著他。

“因為她比較好操縱,嘿嘿。”聲音乾澀沙啞。

“為什麼這麼對我?”我想起來非常後怕,如果我冇有逃出來,等待我的會是多麼悲慘的遭遇。

江衡凝視著我,眼神裡燃燒著偏執到瘋狂的火苗,他惡狠狠地說:“我喜歡的東西隻有兩個結局,要麼得到,要麼毀掉。”

……

在寬敞的辦公室裡,甄英梅鄭重地看著我,語氣有些嚴肅地說:“聽雨,這是媽媽辛苦了二十多年創下的企業,我希望將來你接替我經營它,把它做得更大更優秀。”

我有些驚慌失措,握著咖啡杯的手微微顫抖,絲毫冇有思想準備,我害怕承擔不起這麼重的托付。

甄英梅臉上蘊了笑意:“甄倩冇有這個能力,愚蠢卻不自知,其實我早就認定了我的接班人就是你。”

飛機帶著轟鳴聲衝向雲霄,載著我和秦晉飛往著名的Y國服裝藝術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