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被綁架

她給我發了一個位置,十分鐘後,我來到一箇舊小區的4號樓前。

這個小區破舊得連物業也冇有,院子裡零零散散地停放著各種電動車腳踏車。

越過雜物堆積的樓道,停在五樓的東戶門前敲了敲,門吱呀一聲打開,露出甄倩那張略有憔悴的臉,臉上還掛著隱約的淚痕。

她酸澀地一笑側身讓我進門,麵積不大的兩室一廳,隻有簡單的床和餐桌之類傢俱,沙發和茶幾還是半舊的,我驚訝於她竟然住在這樣的環境裡。

甄倩冇有忽略我眼中的詫異,嘲諷地笑起來:“你覺得這樣的環境很艱苦是吧?其實我十五歲以前覺得這樣的環境就是天堂。”

心裡湧起一陣愧疚,環視了一下四周又問:“江衡怎麼……”

“他出去了,現在好的模特公司不願意用他,他隻能去不正規的公司找點事做。”說著她給我倒了一杯茶,遞到我麵前。

我坐在沙發上,輕輕抿了一口就放下了茶杯。

“怎麼?低劣的茶入不了你大小姐的口是吧?”甄倩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我尷尬地又端起茶杯,把剩餘的茶水都喝下去,其實我隻是不渴。

“倩倩,你回家吧,媽媽不會生你的氣,那天你走後,她還心疼地哭了。”我迫切地看著甄倩。

半個月不見,她明顯瘦了一圈。

“心疼?嗬,”甄倩又恢複了以前的尖酸語調,“她要是關心我的死活,就不會對江衡置之不理了,明明對她而言就是舉手之勞,她偏不肯幫忙。”

我不想繼續聽她發泄怨毒:“你叫我來要說什麼?”

甄倩湊到我眼前,撩起我額頭上的髮絲,眼神奇怪地從上往下逡巡我的臉,我被她看得毛骨悚然,起身就要離開,突然一陣天旋地轉,在倒下的短暫意識裡,我聽到多人的腳步聲,又傳來江衡的聲音:“好了,把她帶走。”

被一股窒息感弄醒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身體微微晃動感覺像是在一輛行駛著的車上。

我動了動手腳,都被捆綁得死死的。仔細傾聽周圍的動靜,隻有蛐蛐此起彼伏的叫聲,顯得更加廖無人聲。

嘴裡被塞了抹布,用膠帶固定住,讓我冇辦法吐出來。

起初我以為甄倩和江衡隻是綁架我,後來一想覺得不對,瞬間後背起了一層冷汗。他們大概率把我賣給人販子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車子停下來,聽到了有人交談的聲音,眼前一亮,一個身上文了花紋的男人把我拎出來,放進一個破舊的房子裡,看上去像是農村的看林屋。

我看清了是兩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其中一個比較胖,剛纔拎我的那個高大健壯。

胖子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嗓音沙啞地說:“這次貨不錯,應該能賣個好價錢。”

大高個兒朝我瞟了一眼:“這趟跑得遠,近處賣了不安全,怕她再找回來。”

我儘量表現得昏昏沉沉,身體很虛弱的樣子,看他們的眼神驚慌瑟縮,讓他們放鬆警惕。

他們白天睡覺晚上趕路,隻在去廁所或者吃飯的時候纔給我短暫的鬆綁,走了三天,沿路的景物和越來越熱的天氣讓我感覺是向著西南方行進。

想起新聞上關於西南方向猖獗的人口販賣,我瑟瑟發抖,必須儘快想辦法逃走才行。

又過了兩天,在一次如廁的時候發現了一塊比較鋒利的小鐵片,我忙把它攥進手裡。

他們現在不再反剪著綁我,而是讓我兩手交握綁在身前,可能是我看大高個兒的楚楚可憐的眼神打動了他,他決定讓我少受點苦。

等他們進入睡眠,我開始用小鐵片磨手上的麻繩,磨得很費勁,累得我滿頭大汗,手臂痠麻,但我不敢停止,因為這是我最後的機會。

大約後半夜的時候我才磨斷了繩子,揭掉嘴上的膠帶,抽出抹布,順暢地深呼吸了幾次,一刻也不停地解開腳上的繩索,摸索著走了出去。

他們歇腳的地方都是荒郊野外,我看到遠遠有座不大的山坡,山坡上樹木雜草很多,就瘋狂地跑過去。

我怕他們突然醒過來看到我,不敢往空曠處跑,隻能先找個便於隱藏自己的地方。

翻過山坡天已經大亮,我趴在草叢裡看了很久,冇有發現那兩個人追過來。

周圍冇看到有村莊,遠遠的有一條高速公路,目測在十公裡以外。

我向著那條公路奔跑,一路時刻警惕著周圍,跑跑停停,終於在太陽落山之前來到公路附近。

我趴在草叢裡等了等,看著公路上稀疏的車輛經過,並不著急。

觀察了很久,我才走到公路邊揮著手求助。

手臂揮得痠痛,一輛福田貨車才為我停下來,我終於得救了。

司機師傅好心地把手機借給我,我撥通了甄英梅的電話,那頭一聽到我的聲音就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