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被剽竊設計

甄倩和江衡一起參加同學派對,發舉止親密的朋友圈,滿世界撒狗糧。

甄英梅給她發微信:“媽媽和江衡,你選一個。”

“媽媽不用選,在我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屬於我了,哈哈哈。”甄倩非常囂張又自信。

而我在安靜地準備那場時裝秀,除了兼職,我奔波於宿舍、教室、圖書館,隻有兩個月的準備時間,設計圖定稿,選擇合適的麵料,還要製作出成品,對了,還需要一個模特。

我決定設計最擅長的男裝,擺脫了傳統的過於注重時尚的功利性,加入了一些文化元素,我希望設計出具有時代特色的服裝,這是我的理想。

秦晉經常出現在我周圍探頭探腦的,我裝作看不懂他的意圖,坦然地享受著他帶來的各種美食,暗笑他欲言又止的樣子。

眼看就要提交作品的時候,秦晉終於忍不住試探著問:“你找好模特了嗎?”

我反問:“不是有專業模特嗎?”

秦晉頓時黑了臉:“這次主辦方全部使用在校學生作為模特,本來就是展現校園的青春氣息,怎麼會用專業模特,你到底懂不懂?”

我恍然:“這樣啊。”

秦晉跳到我麵前,轉了兩圈:“你看,我做你的模特合格不?”

我笑說:“怎麼越看你越像一隻開屏的孔雀。”

“到底行不行?你給我個痛快!”

我本來就是按照他的尺寸做的成品。

可是在走秀的前一天,教授卻通知我,我被取消了參賽的資格,理由是:我抄襲。

追問教授我抄襲誰了?教授深深地看了看我,搖搖頭:“明天你就知道了。”

我愣了一瞬,飛快地向製衣間跑去,果然,我做好的衣服不翼而飛。

當看到舞台上的江衡穿了和我的設計一模一樣的夾克衫,設計者標註的是甄倩的名字,我什麼都明白了,甄倩抄襲了我的設計!

身邊的秦晉指著台上,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聽雨,‘真欠揍’抄襲?太特麼噁心了吧?”

我拉住衝動地要跳上去的他,情緒的浪潮在心中瞬間翻滾了幾次,衝擊得我眼眶發熱,眼前霧濛濛的看不清檯上踱著貓步的人影。

這次比賽是甄英梅全額讚助的,假如我當眾揭穿甄倩,會讓她顏麵掃地。我死死地咬住嘴唇,感受到了嘴裡的血腥味,纔不至於發出聲音。

當場打分評選的結果,甄倩第一名。

江衡和甄倩攜手出來接受祝賀的時候,秦晉一下跳到了T台上,拿著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麥克風,向著觀眾席大聲說:“這件衣服的設計是抄襲的,它的真正設計者是甄聽雨,我可以作證,因為我參與了她設計的全過程。”

全場嘩然,甄倩瞬間呆滯。

維持秩序的保安上來試圖把秦晉拉下去,秦晉輕鬆地掙脫他們,繼續說:“請求各位評委老師,以及這次活動的讚助商徹查這件事,不能讓一場弘揚青春美好的服裝秀變成作弊者的秀場。”

江衡神色沉靜看不出喜怒,上來抓住秦晉的胳膊,冷冷道:“亂說話可是要負責任的,你有什麼憑據說這件衣服是甄聽雨設計的?你全程參與?我還說我見證了甄倩設計的全過程呢。”

我不能讓秦晉孤立無援,也快步走上T台,站在秦晉身邊,拿過話筒說:“我以我的人格保證,這件衣服確實是我設計的,我還保留著設計草稿。如果所言不實,我願意承擔一切法律後果。”

甄倩欺到我麵前,眼神像是要把我千刀萬剮,壓低了聲音說:“你最好識相點,彆自找麻煩,這是我媽讚助的比賽,除了我還有誰配得第一?”

隨即臉上繼續維持著友善的微笑,抬高了聲音:“姐姐,我知道自從我這個真千金回來你就心理不平衡,但是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說我抄襲,就請拿出證據,否則你就是誣告哦。”

我冷眼看著她的表演,過去對她的憐憫和愧疚感蕩然無存,我所顧忌的隻有甄英梅,於是同樣壓低了聲音說:“想要名利得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偷。”

我故意把“偷”這個字咬得很重,甄倩瞬間變了臉,抬手就要打我,我握住了她的手腕。

甄英梅走上台來,警告地盯了甄倩一眼,甄倩不情願地放下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