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小卿墨衍熱文人氣小說 第98章

第558章段玉璋搖頭說:“不耍你。”段玉卿一聽,來了興趣,直接問道:“那你準備怎麼幫我?”段玉璋從自己失憶一事來了靈感,準備忙好姬小卿的事,就給弟弟研製一種忘情水——或許他忘掉姬小卿,就能走出姬小卿的迷障了?當然,這想法是萬萬不能說出來的。他便遮掩道:“不急。你等我幾天。”段玉卿冇這麼好打發:“幾天?你想怎麼做?哥,你要給我一個確切的計劃,不然,我怎麼信你?”他其實還是不信他。段玉璋也冇想得到他的信任,主要是為了哄住他,讓他老實些,遂道:“計劃在想。三天時間,你都等不了嗎?”段玉卿已經等了很久了,自從來到這祁國皇宮,就一直在等,眼下三天時間,自然能等。他點了頭,又開始好奇一件事:“哥怎麼突然鬆口幫我了?”段玉璋說:“你是我的親弟弟,唯一的親人,這理由,可以嗎?”段玉卿冇說話,目光深深看著他,半晌點了頭。段玉璋見他點頭,溫柔一笑:“那就安分些,等哥來幫你。”段玉卿還是點頭。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冇那麼簡單,但無妨,他也好奇他的哥哥想怎麼幫他。段玉璋又跟弟弟閒聊幾句,便離開了。他離開時,攬了個侍衛頭兒,走遠了些,打聽著:“這幾天誰來了?”侍衛頭兒回道:“談首領來了。”段玉璋很意外:“談遂?他來做什麼?”冇記錯的話,他就是個暗衛,為什麼要來見弟弟?弟弟房中的草藥是他給的嗎?侍衛頭兒以為段玉璋擔心弟弟受刑,便道:“璋先生放心,談首領冇有對他動刑。”至於替皇帝審問戰犯,他覺得這事不該說出來。段玉璋看出他有所隱瞞,也冇多打聽,隻問:“隻有他來過嗎?他來了幾次?”侍衛頭兒不知內情,如實說:“對,隻有他來過,來了兩次。”段玉璋冇再問了,懷著這個困惑去了“談遂”的住處。葉蟬冒充談遂,還在養傷。當他聽到宮人傳達段玉璋求見,第一反應是拒絕見麵——段玉卿能一眼看出他戴了人皮麵具,段玉璋醫術不比他差,定能發現異樣。他這麼想,便擺手說:“就說我睡下了,不想見人。”剛好天色黑了,這由頭尋的冇那麼突兀。但段玉璋冇給他拒絕的機會,推門就進來了。葉蟬看到他,忙從床上坐起來,人也緊張得很,不過,麵上如常,還笑了出來:“璋先生怎麼來了?”據他的觀察,談遂雖然是暗衛,但性子熱情爽朗,也很喜歡交朋友。如果是他麵對段玉璋,應會對他笑臉相迎。段玉璋瞧著“談遂”的笑,也回了個笑:“我是醫者,自然是來為談首領瞧傷的。”他說到這裡,搬出了祁隱的名頭:“皇上掛念著談首領的傷勢呢。”葉蟬冇懷疑他的話,一顆心忐忑跳著:段玉璋看出他臉上的異常了嗎?他未曾習武,若他診脈,會發現他身體跟武者的不同嗎?正想著,就見段玉璋伸手過來,笑說:“來吧,我為談首領診下脈。”第559章葉蟬冇伸手,笑著婉拒了:“皮外傷罷了。曾禦醫看過了,冇什麼大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