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攪侷(上)

“老二,小剛去招惹的這個什麼梁劍敢放出這樣的話來,是不是他之前就和南歸海有過什麼交集?”

徐叔何等的老成,雖然剛纔的年輕人說的有些亂,但是徐叔卻仍舊在他的話語中,捕捉到了關鍵性的資訊。

“徐叔,你的意思是……!”

中年男子微微皺眉,猜測道:“難道說……我們是誤入了南歸海與他的恩怨中,可我從冇聽到過任何訊息啊!”

“老二,南歸海一向謹慎,即使他真的惹上了什麼麻煩,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刻,他根本連一點訊息也不會透露出來,所以你我冇得到任何訊息也並不奇怪,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個知曉內情的人來問問,看看這件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徐叔思索片刻,給出了建議。

“南歸海身邊的人……那非他莫屬了。”

中年男子心裡想到了一個人,時常跟著南歸海出現,據說是他心腹的刺花頭。

*

“徐堂主,李堂主!”

刺花頭有些怯懦的看著坐在主位和副手位置的二人,南歸海死後,歸海幫群龍無首,這二人所形成的聯盟,就代表著歸海幫絕對的權利。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另外一股以楊老三為首的勢力。

三人之中以楊老三的勢力最為龐大,而徐堂主和李堂主形成的聯盟,則稍稍有一點壓倒楊老三的趨勢。

“刺頭,有些事想向你打聽一下。”

李堂主率先開口,半嘀咕的講了一通,刺花頭這才明白他們原來是招惹到了梁劍。

他眼睛轉了轉,心中思緒電轉,想了想,這才說道:“南幫主還活著的時候,確實和這個梁劍接觸過,不過不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恩怨,而是因為另外一個人……!”

刺花頭故意將事情篡改後,說了出來,省去了梁劍去彆墅留下菜刀的部分,也省去了南歸海讓刺花頭去認慫的部分。

總體來講,刺花頭說這些是為了自己的私心,為了讓如今的局勢更加的亂,也為了吸引更多人的視線。

李堂主與徐堂主是一派的,他們主張的是以如今幫派內勢力掌握的多少,來決定未來幫主的人選;而另外的楊老三,他則是主張抓到殺死南歸海凶手的人,就是下一任的幫主。

雙方在意見和思想上產生了分歧,所以自然的就會有爭鬥和摩擦了。

自己就要藉著這摩擦,把歸海幫搞得更亂,讓每個人都不明真相,卻又不得不為了尋找那根本就不是真相的真相而爭鬥。

“你是說這個人和南幫主有仇?但是他放出那樣的話,未免也太狂妄了一點,難道南幫主真是他殺死的?”

徐叔提出疑問,聽刺花頭的描述,好像這個梁劍也冇什麼厲害的地方。

如果不是聽小剛說了他與梁劍交手的經過,徐叔可能根本就不會在乎這個梁劍。

“不,他非常厲害,是個高手。”

刺花頭並不想把梁劍描述的太厲害,因為那樣以徐堂主和李堂主的主張,估計就很難對梁劍下手了。

而他想的,卻是讓這二人動手,隻要他們對梁劍動手了,梁劍必定會反擊,到那時再死幾個,歸海幫將會變得更亂,到時候還會不會有人去找殺死南歸海凶手,都是兩說了。

“高手?”

徐堂主和李堂主彼此對視一眼,那看來不能想著報複了。

現在他們二人的目標一致,就是儘快得到歸海幫幫主的位子,然後再藉著歸海幫幫主的身份,狠狠的打壓楊老三,最後整合歸海幫如今有些亂糟糟的內部勢力,徹底控製住歸海幫。

所以在目標達成之前,一切可能導致目標出意外的因素,都要儘量的避免掉。

“徐堂主,李堂主,不過那梁劍是個瑕疵必報之輩,他是非常記仇的,所以……!”

刺花頭繼續挑撥道,心裡盤算著該怎麼去梁劍那邊也挑撥一下,讓梁劍和歸海幫的這些殘黨餘孽硬碰硬,產生更大的衝突。

梁劍的身手確實了得,但是麵對歸海幫這些多人,他恐怕一個人也難以應付過來。

“你是怕他會跑來報複我們!”

李堂主眉頭一挑,這個什麼梁劍難道膽子真大到敢和整個歸海幫對抗不成。

他正在哪思索著刺花頭帶來的資訊該如何處理,外麵突然跑進來一個人。

“李堂主,徐堂主,楊堂主請兩位過去一趟,說是有重要的事。“

來人氣喘籲籲,顯然是一路小跑著過來的。

“楊老三有事?”

李堂主與徐堂主對視一眼,似是都有些疑惑。

不久前楊老三纔在兩人麵前放下話來,說誰抓到殺死南歸海的凶手,誰就是下一任的幫主。

雖然當時兩人都冇明確表示讚同他的提議,可是這傢夥根本不會理會自己兩人的態度,所以這個時候他估計已經在佈置人手,滿城風雨的找人了。

“楊老三是不是抓到人了?”

徐堂主猜測道。

刺花頭的心臟猛地跳動了兩下,難道是……!

“兩位堂主,楊堂主可能是有什麼新訊息吧!兩位還是趕快過去看看吧!“

刺花頭開口道。

李堂主看了他一眼,如果是以前他說這話,兩人肯定會認為他是在越級摻和自己不該管的事。

但現在正處多事之秋,楊老三又兩次三番的針對二人,所以這次可能又是楊老三想到了什麼鬼主意。

“嗯!徐叔,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吧!”

李堂主起身,和徐堂主一同向外走去。

刺花頭則也是跟在一旁,一句話也冇說。

*

“兩位來的真快啊!我還以為這大晚上的路上會堵車,把你們堵在哪兒那!”

坐在餐桌旁,正大快朵頤的男子看到屋內走入的幾人,大笑著拿起紙巾擦了擦手,示意二人坐下。

“楊老三,你大晚上的把我們叫過來,是又有什麼事,還是你已經抓到凶手了?”

徐堂主率先開口道,目光逼視著楊老三。

“哈!哈!徐叔還真是急脾氣,咱爺倆真像,我這也是急脾氣,所以一得到訊息,就立刻把二位叫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