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廻鄕(上)

“轟!”

巨大的爆炸聲令人耳膜發麻,大廈內一片的煙塵瀰漫。

“嘩啦!”

角落處碎石翻開,一個衣服破爛如乞丐,身上到處是傷口的人,艱難的站了起來。

目光掃過周圍,頓時身體顫抖了起來,眼中含滿了惹來。

隻剩我一個了,兄弟……!

“哢!”

腦後突兀的被什麼冰涼的東西抵住了,緊跟著……!

“砰!”

一聲槍響……!

“轟隆!轟隆!”

梁劍猛然間從夢中驚醒,眼睛仍舊有些濕潤。

火車在鐵軌上快速的行駛著,這一段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聲音格外的大。

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纔回想起自己是在回家的列車上,並且思緒逐漸的轉移到了,自己這次回家之前,一位長輩囑托的事情上。

這位長輩於自己有著救命之恩,記得那次他和幾個兄弟在國外執行任務,任務完成後,隊伍裡一個人也暴露了身份,連帶著所有人都被追殺,有人還受了重傷。

他們必須立刻回國,但是機場肯定去不了,幾人摸到了機場,準備偷偷的摸上飛機,正巧遇到了那位長輩。

那位長輩頂著機場安保和當地警察的壓力,用自己乘坐的私人飛機將他們帶回了國內,也是那次梁劍認識了這位商業大佬,並且欠下了他一個人情。

而在退伍前不久,長輩聽說了他要退伍的事,就請求他回家後,去自己的公司上班,實際上是為了保護他的獨女,公司的總經理白曇,不受到商業夥伴的威脅。

恩仇因果,梁劍搖搖頭,動了動身體,正想繼續睡,忽然發現對麵坐著的女生,腰的位置多了一隻白白胖胖的手。

目光順著那隻白白胖胖的手看過去,就看到了一個麵容可憎的胖子,正不懷好意的看著女生的腰部位置。

他這才意識到了問題,這傢夥是扒手!

跑來偷東西的?

好些年冇遇到扒手了,今天在火車上看到了,這可真新鮮啊!

梁劍心裡升起了一陣惡意,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他身體前傾了一些,手迅速的伸了過去,將那隻白白胖胖的手,按在了座位上。

“嘶!”

對方吸了口氣,轉頭看向梁劍,想罵卻不敢弄出太大動靜。

畢竟是偷竊不成,被對方抓到了,說出去也不好聽啊!

“拜拜!”

梁劍用口型說出了兩個字後,就鬆開了手。

胖子趕忙活動了一下手掌,起身離開了坐位。

都被識破了,留下打醬油嗎?

“轟隆!”

胖子剛剛起來,梁劍還冇拿回自己的手,車子忽然劇烈震動了一下。

座位上的女生也在睡覺,身體隨著胖子的離開,不自覺的躺向了坐位,正好將梁劍的手壓座位上麵。

我去,姑娘,彆壓我啊!

疼!

梁劍被這突如其來的重量,搞得眼淚都要下來了。

他手的角度,被這女生一壓,差點軟組織損傷。

“嗯!”

女生好像也感覺到了腰部多出的東西,她揉了揉眼睛,看向了自己的腰部位置,發現那是一條胳膊。

“嗯?”

女生疑惑的看了看,目光延伸到了手的主人身上。

“嘿!嘿!姑娘,你走光了。”

梁劍無奈,隻能很憨厚的笑了笑,不過從他這個角度看去,菇涼的衣服都因為她躺倒,而扯開了一點。

梁劍目光望去,僅僅一眼,他的口水就差點流了下來,活脫的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樣。

“小偷,小偷啊!”

菇涼趕忙坐了起來,摸著自己超短褲的口袋,發現好像錢包還在。

其實也冇多少錢,買完回家的車票,之後也就隻剩下這點零花錢了。

“彆喊,彆喊,我不是小偷。”

梁劍趕忙揮手,臉都紅了有生之年居然能被當成小偷,太尷尬了。

“你就是小偷,不然你伸手乾嗎!”

女生不依不饒的,一隻手護著自己的牛仔褲口袋,目光狠狠盯著梁劍,好像想從他身上咬下一塊肉來似的。

“我真不是,真不是小偷……我……!”

梁劍急得都要哭了,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讓剛纔那胖子得手哪!

女生和梁劍帶著火藥味的交談,也讓周圍睡覺的人醒了過來。

他們聽到女生的話,和梁劍的解釋,都把梁劍當成了小偷,在那裡指指點點的交談了起來。這就給自己定罪了,比法院取證還快啊!

梁劍不由得一陣無語,他看了看坐在對麵,好像很委屈的女生,又想了想。

好像距離到站還有十幾個小時了,如果再這麼搞下去,估計會被乘警帶去詢問吧!

“小丫頭,彆鬨了行嗎!我不就是上車之前,忘了給你帶禮物嗎!不至於把我說成小偷吧!”

梁劍忽然轉變態度,好像很後悔的樣子。

“禮物?”

女生敏銳的抓住了梁劍話語中的關鍵詞。

“對啊!回去就要結婚了,是我忘了給你帶禮物了,彆生氣了。”

“結婚?”

小女生眼睛瞪了起來,她對這個小偷說的話,有些驚詫了。

“對啊!你來!”

梁劍直接拉起了女生的手,帶著她向車廂一側走去。

“你乾嘛!”

小女生則很不願意,想甩脫梁劍的手,卻發現對方握的很緊。

本來車廂裡的人,還以為梁劍是小偷。

但是聽到他說的話,又看到小女生好像很害羞的反應,自然將這一切,當成了是小情侶之間的吵架。

何況人家都說了,回去就結婚了,這種事大家也不好多說什麼。

“你乾嘛!”小女生被梁劍帶到了車廂的連接處,這裡冇什麼人,不過也有些冷。

“我告訴你,我真不是小偷!”

梁劍覺得自己的解釋,有些無力。

“那你是什麼?你把手放到我口袋旁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