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林中救美

C國道上一輛長途大巴緩緩駛入一家路邊飯莊,司機扯著嗓門喊道:“兩小時休息時間,大夥吃點喝點繼續出發。”

這處位於滄海市省道邊上的農家飯莊地處偏涼,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飯價奇貴,但每到用餐節點,依舊人滿為患!

莫凡隨疲倦的乘客走下車,他冇進入一碗米飯都要十塊錢的飯莊,而是沿大道往前直走,拐上一條山花爛漫的土路。

突聽耳畔傳來幾聲女人若有似無的呼救聲,他左右張望,周遭均是半人高的野花,除不遠處有一片樹林,再無其他,當即邁開大步往樹林方向跑去。

樹林邊一輛奔馳SUV停在一片雜亂的花叢中,車門大敞,車鑰匙插在鎖孔裡,車上卻不見人影。

正疑惑間,突然那撕心裂肺的呼救聲再次自林中傳來,這回他聽得真切,抬腳便朝林中奔去......

林中河邊上,四名持刀劫匪正慢慢朝兩名背倚大樹的女子逼近過去。

劫匪們肆無忌憚地浪笑:“小娘們,叫啊,叫破喉嚨都冇人來救你們!”

“叫大聲點哈哈......”

倆劫匪從一個小坤包中翻出兩張身份證,笑道:“藍舒,好名字!”

“老大,這個徐妍青纔剛成年?”

藍舒身材修長,徐妍青高挑身材,讓眾劫匪一陣激動。

“老大,你挑哪個?”

“挑個屁,一起賣!”說完率先朝她們撲了過去。

“藍舒姐,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青兒,往河裡跳!”

兩個女人拉著手就要往河裡跳,突被一雙大手攔腰抱住!

一聲驚呼,兩塊手帕便捂到她們鼻息上,一股辛辣味道直沖鼻腔,大腦一片發懵。

眾劫匪扛起她們甩到一片草叢間,兩人四肢無力的躺在地上……

“行啊老四,這回藥效不錯!”

“那當然,這可花了大價錢的!”

徐妍青雙手攀附在身上撕扯著。

“嘶啦......”

老四急吼吼去撕她衣服,便覺一道疾風自耳邊襲來,未及看清,便當肩捱上一腳,整個人淩空飛起“咚”砸到三米開外。

下一秒,另一人同時側飛出去,後背重重砸到樹上,脊椎骨間傳來清脆“哢嚓”聲,整個人便癱軟在樹旁。

其他倆劫匪下意識彈跳起身:“我靠,夠狠啊!敢不敢報個名號?”

莫凡冷聲道:“你倆聽好,我姓甘,叫妮娘!”

“甘妮娘?......找死!”

倆劫匪聽出他話中之意,當即震怒,揮刀就朝他撲去。

莫凡嘴角微揚,健步向前雙拳打出,一拳一個直捶倆劫匪胸口,倆劫匪還冇看清情況,當胸便捱上重重一拳,頓覺胸口處血浪翻滾,朝後踉蹌退去。

莫凡幾步向前,左右手一邊一個扣住手腕,雙腳抵住他們腳後跟,手上用勁往後一甩,倆劫匪瞬間雙腳騰空,來了個360度空中轉體,隻聽“啪啪”兩聲,重重砸到地上,手捂斷臂嗷嗚慘叫。

回過頭來,隻見藍舒長髮淩亂披散在身前。

徐妍青也差不多。

莫凡心頭一顫,他不自覺盯著多看了兩眼。

“啪!”

莫凡一巴掌蓋到自己臉上,媽的,這都什麼時候了,自己在想什麼?

一個轉身,迅速脫下身上牛仔衣蓋到藍舒身上,三兩下解開襯衣,蓋到徐妍青身上,自己隻穿一件藍色背心,露出一身壯碩的腱子肉,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疤赫然肩背上,讓人看得心驚肉跳!

蹲下身,正欲幫藍舒穿好牛仔衣,卻被她趁勢抱住。

莫凡也冇躲避,聞著她身上淡淡薰衣草香味,任憑她在自己臉上、脖頸上留下片片香吻。

反正又不是自己主動,她要親就讓她親個夠好了!

那倆劫匪見狀暗罵道:“還以為遇到英雄救美,冇想到竟是吃獨食,當心噎不死你!”

莫凡享受著藍舒香吻,便冇再猶豫,一手刀敲暈她,幫她穿好牛仔衣,轉身又是一手刀將徐妍青放倒,撿起襯衣替她穿好。

回過頭來,解開眾劫匪褲腰帶,刷刷幾下,便將他們手腳交疊捆成蝦狀扔到一邊。

從河裡掬來幾捧水,潑到了藍舒和徐妍青臉上。

藍舒悠悠醒轉,朦朧間一張頭髮淩亂,鬍子拉碴的笑臉出現在眼前,嚇得瞬間驚醒!

翻身坐起,手指著莫凡:“你、我......”

眼角瞥到被綁地上的劫匪,再看自己身上的牛仔衣,便大抵明白髮生了什麼,連忙爬到徐妍青身邊:“青兒,醒醒......”

見徐妍青醒後,莫凡才站起身:“趕緊回去吧,女孩子,最好不要單獨出遊!”

卻聽藍舒突然破口大罵:“呸,你個流氓、色狼!”

莫凡從她眼神中看到異色,抬手擦了擦脖頸,見手上一抹淡紅印記,不禁啞然失笑:“沒關係,我不介意的!”

“我呸,你個不要臉的!”

“喂,是你強吻我的,我都不介意,你倒還罵上了?”

藍舒俏臉一紅:“我強吻你?分明是你占我便宜!”

藍舒因激動而劇烈喘著氣,莫凡不由得盯著多看了兩眼。

藍舒下意識裹緊牛仔衣:“流氓,往哪裡看?”

莫凡聞言,目光乾脆直視她領口:“你說我看哪裡!”

“我、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你說,你都看到什麼了?”

“哦,這個該看到的差不多都看到了,你都有贅肉了不知道嗎?”

“怎麼會?我天天健身的!”藍舒下意識撩開牛仔衣,下一秒連忙裹緊。

“你......臭流氓!”

她心中有一萬隻神獸羊駝,一開口卻不懂該罵什麼?

看來,人有時候還真得多狩獵一些相關知識,哪怕粗俗也好過詞窮。

莫凡眉眼一彎,該不該看他都看了,當一句流氓也不為過,扭身就要走。

“那個你......”徐妍青下意識出聲,卻被他肩臂上猙獰的傷疤嚇到噤聲。

“還有事?”莫凡扭頭看她。

“你這衣服......”

“披著吧!”說完淡淡一笑,轉身便走。

藍舒正要喊誰稀罕你這破爛,手剛一扯衣領又緊緊裹住,裡麵一件衣服冇有,不披著難道露給這些人渣看?

兩人小跑回到車上,將車窗落鎖,打完報警電話,依舊驚魂未定,真要被那群劫匪輪完再賣掉,隻怕這輩子就這樣毀了!

藍舒忍不住想到莫凡:“臭流氓,最好彆再讓我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