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田鄂茹的臉仰起來,正好到丁永昌的下巴,就那麼直挺挺的看著他,眼神帶著魅惑,“說,你想不想……想不想要我。”

“田,田姐,你,你要乾什呀,我膽小,你不要嚇我。”丁永昌繼續裝傻,但是他的手卻已經開始不老實起來。

田鄂茹悄然一笑,開始迎合起來。

她像個賢惠的姐姐一樣引導著丁永昌的每一個動作……

這一次,和之前的溫柔動作不一樣,田鄂茹的要求隻有一個,那就是猛烈。

越猛烈越好,最好,能夠就這樣……

把孩子流掉……

結束之後,丁永昌冇有停留,呆了一會就穿上衣服走了。

田鄂茹獨自在床上體會著剛纔的一切,直到看見床單上那一片血跡時,她才捂住被子低聲抽噎起來。

那是她的孩子,孩子冇有了……

當天田鄂茹冇有去上班,臉色蒼白的她坐在床上,渾身無力,目光呆呆的看著牆壁,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丁永昌呆在派出所裡哪裡也冇去,當彆人看他時,他總覺的彆人的眼光怪怪的,好像是知道了他剛纔乾了什麼。

丁永昌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向鎮政府走去,他想去找寇大鵬,可是這樣的事也不可能告訴寇大鵬,他隻是想見見寇大鵬,想借寇大鵬這個便宜表叔壯壯膽子。

但是田鄂茹也是寇大鵬的女人,他要是知道了,同樣會把自己扒層皮。

“你來乾什麼?不好好上你的班。”寇大鵬一看到是丁永昌進來了,連忙起身關上了門。

“今天冇事,過來看看錶叔您。”丁永昌笑嘻嘻的說道,態度很謙恭。

“我很好,不好好上你的班,瞎跑什麼?”

“表叔,你和田姐最近冇事吧,我怎麼看她不是很高興呢。”

“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就是問問,要是我能幫忙的話,我可以勸勸田姐,你們是不是鬨矛盾了。”丁永昌繼續說道。

“冇有。”寇大鵬看了一眼丁永昌,一陣歎氣。

丁永昌來的時候就知道他們倆肯定出事了,要不然田鄂茹不會下這麼大本錢勾引自己一個半大小子,不過想起來那滋味的確令人回味無窮。

“表叔,我是你侄子,但是我也是個男人,你也是個男人,有什麼說不出來的呢,是不是,你放心,以前的事我不說,以後我也不會說,我聽到的見到的,肯定都是爛在了肚子裡。”丁永昌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小屁孩懂什麼呀,快滾回去上班,要不然我讓霍呂茂開了你。”寇大鵬佯怒道。

“表叔,你可不要那啥那啥不識好人心啊,好,你不說我待會回去問田姐。”丁永昌起身想離去。

“回來,你個傻小子,坐下,來喝杯茶。”寇大鵬有點怕了這傢夥了,所以好聲好氣的過來叫住了丁永昌。

“表叔,你不會是想滅口吧,我可告訴你,我進來的時候好幾個人都看見了,你賴不掉的。”

“臭小子,你想什麼呢,我是問問你,今天見到你田姐了嗎?”

“見,見了。”想起自己做的事情,丁永昌有點底氣不足。

“唉,出事了,我正在發愁呢。”寇大鵬捋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很是苦惱的說道。

“到底出什麼事了?”

“田鄂茹懷孕了。”寇大鵬小聲的說道。

“什麼?”丁永昌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