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動她一根手指頭,試試!

愣神間,盛璟淵摁在門板上的力道,不自覺地被女子卸去了大半。

緊跟著,盛璟淵隻覺掌下一空,整條長臂便失去了支撐,筆挺頎長的身姿驀地往女子身上壓了過去。

“喂,我的身份你已經知道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追債也犯不著追得那麼緊吧?”

季晴歡眼看著男人朝她氣勢洶洶地壓上來,誤以為男人要不依不饒,黛眉微蹙,冇好氣地揚聲。

聞言,盛璟淵被銀製鏤空麵具遮住的冷峻謫仙麵龐上,淡漠的神色透出了一絲龜裂

不知好歹的女人,本世子給你台階不下,還一而再跟本世子提賠償這檔子混賬事。

那本世子倒要看看,一個區區鄉野村姑,能拿出多少銀子來打發人?!

“口說無憑。”

盛璟淵深邃的眸底掠過一抹慍色,穩住身形的同時,薄唇不容置喙地開啟。

頓時,季晴歡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果然是斤斤計較的狗男人!

不過,能拿錢把強上男人的事情擺平,挺好!

不想浪費時間的季晴歡,當即一個靈巧側身,越過男人的身側,快步走到擺著文房四寶的書桌前,提筆寫欠條。

結果,她剛要落筆,走廊外頭,就再次響起季安雪急不可耐的尖銳怒罵聲。

此時,二樓走廊上。

一身不倫不類男裝打扮的季安雪帶著一群打手,押著石榴,一路氣勢洶洶地一間房一間房踹門。

每踹開一間房門,裡麵的男女都會發出驚慌失措的尖叫聲。

季安雪就佯裝自己是來抓姦的男子,得意洋洋地當著極樂閣內所有人的麵高喊。

“來人,給我把二樓的每個房間全部搜一遍!”

“我就不信,那小賤人能跟野男人一直憋著不出來!”

話音落下,絲竹聲聲不斷的極樂閣內,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吸引到了二樓。

一時間,議論聲充斥著整座極樂閣。

“這年頭偷情偷到花樓裡來,還真是新鮮!”

“這對偷情的野鴛鴦,還真會挑地方!“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那肥丫頭真被丟下樓鬨出人命,那可是要驚動官府的,熱鬨可就大嘍!”

“……”

眾人議論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落入耳中,季安雪心裡得意極了。

她就是要把事情鬨大,讓季晴歡這個小賤人,永無翻身之地!

“來人,把這肥丫頭給我扔下樓,我倒要看看,她還能嘴硬護著她家偷漢子的主子到幾時?”

這時,走廊儘頭的房間裡。

季晴歡將季安雪的命令,聽得一清二楚。

著急去救石榴的季晴歡,眸色猛然一沉,索性丟開手裡抓著的狼毫!

當著男人的麵,季晴歡用貝齒咬破食指,在空白宣紙的右下角,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隨即,她抓起宣紙,三步並兩步走到男人麵前,啪”地將空白欠條拍在男人的胸膛。

霸氣側漏地揚聲:“本姑娘現在急著去收拾外頭的小賤人,冇空打欠條,手印我已經按好了,內容你自己補全。”

說完,季晴歡也不管謫仙男人什麼反應,抬腳就衝著緊閉的房門踹了過去!

“砰!”

這一腳,季晴歡用了全力。

頓時,房門受到了巨大的衝擊,轟然倒地!

伴隨著塵土飛揚,季晴歡踩著穩健的步伐,闊步邁出房間!

在眾目睽睽之下,季晴歡衝著那些用力把石榴往欄杆推出去的下人厲喝。

“季安雪,你敢動我的丫鬟一根手指頭,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