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爲你我二人指婚

營帳內隻剩下蕭硯和楚皇二人。

“皇上。”

楚皇端量著蕭硯,著身玄衣墨袍,生得劍眉星目,氣宇軒昂。

他平日裡都隻注意到蕭硯的才華,今日仔細一看,確實是好看得很。

他道:“蕭硯啊,你可知朕留你下來是要同你講些什麼嗎?”

蕭硯神色自若,作揖道:“臣擅自離開圍場,該罰。”

“罰?朕不打算罰你。”

楚皇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叫人捉摸不透。

“可是刺客之事?”

“也不是。”

“那是……”

楚皇一向重視蕭硯,年紀輕輕便叫他做了太傅之位,輔導四位公主。

可四位公主之中,他卻與小帝姬孟卿關係最好,對其他的公主都十分一般。

“蕭硯,朕這麼多的女兒當中,你能跟朕說說,為何你頗為照顧卿卿嗎?”

“臣對幾位公主都是一視同仁。”

話音一落,楚皇卻笑了一笑,“說謊!若是其他公主遭此劫難,你還會像這樣奮不顧身的去救她們嗎?”

這問題將蕭硯難住。

是啊,如果是其他公主,興許他就不會奮不顧身的去救她們了。

可為何……孟卿不一樣?

他始終冇想明白。

蕭硯緘默不語。

楚皇接著說道:“你不要當朕是傻子,到底是個什麼樣你比朕更清楚。”

他好像確實對孟卿不一樣,不是因為她是他的棋子,也不是因為她是他的學生……

難道他這是……喜歡上孟卿了?

蕭硯愈來愈摸不透自己的心了。

“朕這麼多女兒當中,最疼愛的便是卿卿了,經曆這麼多事,朕也算看出來了,你對卿卿是真心的,卿卿呢對你也有點意思。所以朕決定,親自為你二人指婚。”

蕭硯惶恐,“皇上,這不妥。”

“有何不妥?”

“臣畢竟是小帝姬殿下的老師,於理不合。”

楚皇摸了摸鬍子,麵帶笑容,“那你與她還是君臣呢,這有什麼不妥,就這麼決定了!”

“皇上……”

“下去吧,朕改日會親自告知卿卿。”

蕭硯語塞,隻能默默行了一禮便退出營帳。

……

夜深人靜。

孟卿剛從顧清筠那回來,一進營帳就看見謝雲致躺在她的榻上呼呼大睡。

她勾了勾唇,上前就把他拉起來。

“雲致,你起來。”

謝雲致正睡得香甜,卻被孟卿叫醒,整個人迷迷糊糊的。

“姐姐……你回來了啊……”

他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

“是啊,我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失蹤很多天了,你還有臉在這兒睡大覺,不擔心擔心我的嗎?”

謝雲致笑嘻嘻的,說道:“蕭太傅不是去找你了嗎?有蕭太傅在,姐姐肯定能逢凶化吉的!”

孟卿聽出不對勁,“你怎麼知道蕭硯去找我了?”

謝雲致噎住。

完了,不能讓她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聽說的呀,這麼多人這麼多嘴巴,雲致又不是冇長耳朵。”

孟卿半信半疑的盯著他,“還挺機靈。”

“那可不,在後宮裡不學機靈點怎麼行!”

“管你機不機靈,現在跟我去蕭硯營帳,你去他那裡躲躲。”

“啊……”

“走。”

說罷,孟卿便拖著謝雲致去蕭硯那裡。

月光昏暈,星光稀疏。

帳內燈火迷離恍惚,案角的鏤空三角爐裡焚著淡淡的幽蘭香。

蕭硯跪坐於席間,看經喝茶。

本閒適非常,一聲“太傅”便從帳外傳來。

真是人還未至,聲先至。

孟卿掀帳進來,身後還帶著一個小跟班——謝雲致。

蕭硯放下經書,眼底煩躁。

又穿得男不男女不女,若是叫長郡王看到,他非得氣吐血。

小丫頭三兩下就坐到他對坐,越發冇有規矩了。

他本要行禮卻被她攔下。

“太傅,我有事要請你幫忙!”

她笑容燦爛,叫蕭硯不好意思拒絕。

“殿下請講。”

孟卿指了指謝雲致,“他!本來是在我殿裡呆著的,不知道尋到什麼辦法跑來圍場了,我本想將她留下,可我帳內的宮女都有錄名字,因此想請太傅幫幫忙,讓他留在您這裡!”

蕭硯抿了抿茶,“放在臣這裡就不會被髮現?”

“你是臣子,帶兩個書童幾個婢女,這有什麼的,就算到時候問起,便說她是你的妾室不就好了。”

“咳咳……”

蕭硯喝茶奇蹟般嗆到。

謝雲致更是與蕭硯相互對視了一眼,略顯尷尬。

見蕭硯不說話,孟卿上手就扯了扯他的衣角。

“好不好嘛太傅!”

蕭硯賴不過她,隻能同意,“可以,但他必須由臣管教。”

他那雙鳳眸淩厲地如鷹眼般盯著謝雲致。

“自然自然!”

“不過怕人誤會,他扮作書童,替了玉書的名字便是。”

“我就知道太傅最好了!”

謝雲致斜眼看著她,陰陽怪氣,“我就知道太傅最好了!”

孟卿臉色赫然一變。

“學我乾什麼?”

謝雲致跟鸚鵡學語般,“學我乾什麼?”

“……”

孟卿一整個大無語。

蕭硯將茶盞置於案上,“你閉嘴。”

孟卿仗著有蕭硯撐腰,也變得趾高氣昂,“聽見冇有,太傅叫你閉嘴!雲致你再不好好聽話,我或許打不了你,但他絕對會揍你。”

“絕對會揍你!”

謝雲致又學她說話。

“幼稚鬼。”

“幼稚鬼!”

“……”

孟卿懶得理他了,趴在桌案上繼續與蕭硯說話。

“太傅,今日父皇罰你了嗎?”

她捧著那肉嘟嘟的小臉,乖巧問道。

蕭硯搖了搖頭,“冇有。”

謝雲致見他倆說話,自己也很是無趣,打著哈欠跑到一旁的床榻上躺著。

“哦……”

哦?

她很希望他被罰?

蕭硯臉色微妙。

他盯著她,“你這是擔心臣,還是巴不得臣被罰?”

“這是什麼話,自然是擔心你了!”

她下意識說出來,卻不知蕭硯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是嗎?”

孟卿不置可否,但她又開始好奇父皇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她說話時咿咿呀呀,像隻黃鸝一樣好聽,“太傅,那我父皇跟你說了什麼呀?”

這麼想知道。

蕭硯睨著她,修長的手掌捏住少女嫩滑的下巴,嗓音沉沉,“他說,他要為你我二人指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