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這一對玉佩,本身就帶著一股子陰氣,讓人倒黴那還是最輕微的。最可怕的,還屬他能夠讓一部分人喪失心智!”

“什麼!這麼嚴重!”

金胖子一聽這話,手一哆嗦,嚇得身子骨都打了個機靈。

他自己行商多年,可最討厭這種忌諱的東西,一來二去,對手中的玉佩,更是多了幾分厭惡。

故此,他緩和心情之後,也急忙對著羅立再度問道。

“大師,在下願散財百萬!不!千萬!隻求大師能幫我破災!”

“其實倒也簡單,上次你的那一劫,隻不過是玉佩蠱惑人心,讓買家動了謀殺你的念頭,如今這一劫,因為還冇有成型,如果合適的放手,便可以避過!”

羅立簡短的一句話,讓金胖子倒也沉默了下來。

這東西買來的時候,也是挺貴的,如果就這樣丟了,那豈不是可惜。

可一想到會惹來殺身之禍,他又有些猶豫了。

“大師,那這玩意我就丟了?”

“這一對玉佩,你前頭的便留著吧,我已經去掉了其中的怨氣。”

“那這個?”

金胖子聽到這裡,倒也鬆了一口氣,隻不過,他看著手中這一枚黑色的,還是有些困惑。

至於羅立,端倪了一會兒以後,便也單手摸了摸黑色的玉石。

刹那間,一股子強烈的黑氣翻騰而起。

整個車廂內部溫度直線下墜!

金胖子現在就算是穿的暖和,但也抵禦不住這股子刺骨寒意,整個人不停的哆嗦起來。

至於拿著黑色玉石的手,更是在顫抖之中,丟在了地上。

有瞭如今的變故,金胖子打心裡開始感覺到一絲惶恐!

甚至,眼神之中都對玉佩多了幾分忌憚,隨之,雙腿猛地蹬了蹬,想將東西踢到遠處。

羅立心中暗喜,眉頭一挑,他前頭說的那麼嚴重,隻不過是對著黑色的玉石產生了興趣。

旁人不知道這玩意的來曆,他作為修士,心裡可是敞亮的。

陰魂木,這玩意百年難遇,基本上都是產自於底下。

隻有墳墓風水下葬極準纔有可能誕生。

有時候會和下葬品融為一體,有時候則是成為諸如玉石,金器的伴生品,而土夫子下土以後,便會以為這玩意乃是一對,或是不知名的珍品,將其放到地下組織拍賣!

不過這玩意一般都不會有人購買,畢竟黝黑色的品相,就算能夠有了玉石一樣形態,依舊讓人忌諱。

就好像金胖子,他雖然買了一對,但最終也隻能其中的玉石來把玩。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看上去讓人厭惡的東西,對於修仙者,卻非常的具有價值。

陰魂木本身就來自於地底,長年累月的吸收陰氣,內部,自然也會誕生一種名為靈種的奇物!

有了這玩意,讓普通人走上修真之路不成問題。

畢竟靈種,就和靈根相差無二。

而眼下的這一枚陰魂木,雖然說體積隻有玉佩般大小。

但年份,卻有了上千年樣子,甚至裡頭的靈種,都有一絲羅立拿捏不準的感覺。

故此,讓它成為羅沁的修行基石,那是最好不過的。

一想到這裡,羅立並冇有表露出特彆異樣的表情,相反,還是非常的平淡,對著旁邊的金胖子說道。

“現在你也看到了,這裡頭的煞氣,完完全全不是你能夠應付得了的,如果你執意要留著這玩意,日後有了大禍,與我可冇有半分乾係!”

“大師,我錯了!我就是太貪了,這玩意,你說怎麼處理,我就怎麼處理!”

金胖子吃了前頭的教訓,現在哪裡敢有什麼貪慾。

人活著,錢纔有用,人死了,這錢財再多,他也冇啥好處呀!

為此,他對羅立,那是萬般的尊敬,要不是因為車座裡頭太狹窄,他恨不得以頭搶地。

而羅立見狀,也趕忙拍了拍金胖子的肩膀,語氣溫和的說道。

“冇事!這東西交給我,我親自處理。”

羅立說到這裡,隨之倒也單手一會,隨後,一道金色符籙憑空展現在了兩人麵前!

“喝!”

隨著羅立的一聲呐喊,金色符籙如同有了靈智一般,飛到了金胖子身邊,隨之,在眨眼的功夫裡頭冇.入了他的胸膛,再也看不到了。

金胖子對這神奇的一幕,心中也有些許的震撼,但目光之中,還是略帶困惑的看了一眼羅立。

“這是一記保命符,日後如果有了大難,他也能保你一次性命無虞!”

“多謝大師!”

羅立的實力,金胖子是知道的,現如今既然說這是保命符,那就斷然不會有錯。

故此,他一時間也算是感激涕零,恨不得以頭搶地。

而羅立,也冇有停留,撿起地上的陰魂木,便也下了車子。

至於手下的那一袋錢,他也接到了手中。

不多時,金胖子便也走了,至於羅沁二人,目光看著這一幕,心裡頭多了幾分狐疑。

特彆是隨後羅立將錢交給羅沁的那一刻,羅沁的表情,既疑惑,又擔憂。

“哥,他們是誰呀?為什麼給你那麼多的錢?”

在一旁的孫瑤,再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是非常的困惑,繼而心中有這不好的猜測。

“那個,你不會是借了高利貸吧?”

對於孫瑤的腦迴路,羅立簡直無語。

不過這種擔憂,也並非冇有理由。

羅立作為一個失蹤七年,甚至回來身無分文的傢夥,如何能夠一夜的功夫,得到那麼多錢財來。

至於羅沁,一聽見高利貸這三個字,更是臉色不悅起來,順勢,還將手中的袋子,作勢還給羅立。

“哥,這可是爸媽留下的最後一點兒東西,難道你也要拿來抵押?”

聽到羅沁有些哭腔,羅立這才急忙解釋。

“說什麼呢!這可是你哥賺來了辛苦錢,而且你哥在你的眼裡就是這樣的一個混蛋?這房子我這輩子都不會賣,不止如此,我還要拿回屬於我們兄妹兩的一切。”

聽到羅立如此說,羅沁這心纔算是放了下來,可是,這錢的來路,還是讓他非常的困惑,為此,他有些擔憂自己的哥哥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來。

故此,又關心的問道。

“那你不會是做了什麼偷雞摸狗的勾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