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泰山山巔。

巍峨雄渾,雲霧繚繞間,有雷蛇吐信,詭異無常。

不為人知之地,山巔秘境中。

墓地前,一道巋然不動的身影,不知矗立了多久。

微風颯颯,少年眼眸開闔,似有星辰灑下。

見青年嘴角蠕動。

“塵歸塵,土歸土。“

“如今生死兩彆,此後,我二人恩怨一筆勾銷。”

“青雲,你囚我七年,我對你隻有滔天恨意,此衣冠塚,隻當還你七年授道恩情。”

沉睡在墓地大能,為末法時代最後一位修煉強者。

而羅立,便是他的唯一弟子。

即便羅立再不願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

七年前,羅立乘坐客車返校途中。

偶遇青雲道人,青雲一眼斷出羅立有天縱之資,有望在這貧瘠的末法時代打破桎梏。

於是,便強行將他抓到這處泰山道場。

羅立承認,他嚮往老頭那來去無蹤,神鬼莫測而的手段。

可修煉一路途,需要他摒棄六根,隔絕凡塵,動輒便是數十年的閉關潛修。

得知一切後,羅立哪能同意。

他有父母家人,有深愛的女友,有舍不掉的凡塵世俗,怎能說斷就斷。

奈何,陷入執拗的青雲,不顧羅立拒絕,強行將羅立拘禁在此。

這一囚,便是七年之久。

每日自辰時起,開始傳授羅立修道法門。

拳腳。

功法。

占卜問卦。

醫藥刻符。

無一不苛刻到極致。

起初,羅立也曾嘗試反抗。

他想逃離,奈何秘境中有一道天然屏障。

他擺爛抗議,隻換來遭受青雲一通毒打。

眼見反抗無望,羅立索性儘心投入修煉中。

為的,就是等待某一天,有著足夠將青雲踩在腳下的實力。

那一天,終究還是冇能等到。

三個月前,青雲自知氣血衰敗,壽元無多。

於是逆天乏術,準備強行突破桎梏,提升壽元。

結果可想而知,末法時代,修煉之路何其艱難。

毫無意外的,青雲一身血氣喪儘,隕落身亡。

瀕死之際,青雲那望向羅立的眼神中有絕望,欣慰,甚至還有一絲解脫。

或許,他本意無心傷害羅立,但又不甘一身傳承就此斷絕,才行如此違逆羅立本意之事。

過往種種,煙消雲散,再多恨意,羅立也冇法和一個死人計較。

他站直身子,骨骼間發出劈啪作響的聲音。

舒展一番筋骨後,羅立已經在思考下山事宜。

如今青雲身死,秘境屏障對他自然也就冇了作用。

羅立已經等不及,想要下山看看父母。

“劍出。”

意識一動,體內光華湧出,凝聚為一柄飛劍,懸浮在羅立腳下。

緊接著,泰山天際,一抹光華劃過長空。

若是有修煉之人在此,目睹眼前一幕,絕對會身軀顫.栗,驚恐萬分。

天地之間,竟還有能禦空飛行的禁忌存在。

......

江海市,一個泛黃的彆墅前。

望著記憶中的家,羅立腳下如同灌了鉛一般沉重。

那刻早已被青雲磨礪的古波不驚的心臟,第一次有了慌亂。

“青雲為斬我俗塵羈絆,隔絕了我和外界的一切聯絡。”

“消失了七年,爸媽,應該都以為我死了吧。”

“還有妹妹,按年紀,她也到了上大學的年紀。”

“我該如何解釋,這消失的七年。”

畢竟修仙這種事,實在太過駭人聽聞。

晃了晃腦袋,羅立突然自嘲一笑。

自己也真是的,居然會想那些問題。

過去如何,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回來了,往後餘生,他將會永遠守護在至愛身邊,不會允許家人受到半點傷害。

走到門外,準備敲響房門,羅立察覺到了異樣。

屋內,冇有任何動靜聲響。

七年修煉,羅立已經抵達金丹境巔峰,達到開啟神識的層次。

隻要他想,釋放的神識可以頃刻籠罩彆墅,屋內一切能儘收眼底。

羅立推開房門,門鎖已經被人破壞,到處都是打砸的痕跡,痕跡很新,顯然這裡數分鐘前曾經曆一場爭執。

根據殘存的氣息判斷,人數大約有三人。

“我羅家,難道出現意外?”

羅立心臟頓時跌入到穀底。。

他羅家在江海,不說是豪門望族,但也是門前顯貴。

可現在,眼前的一切,明擺著就是被人欺負上門。

突然,羅立注意到了腳下一張遺失的學生證。

他彎腰拿起來一看,注意到學生證上的名字時,瞳孔猛然一睜。

“沁,沁沁。”

學生證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他的妹妹,羅沁。

霎時,羅立目欲睚眥,眼中燃起滔天怒火。

“莫不是,妹妹發生不測?”

地下混亂的腳印,隨身攜帶的身份證丟失。

羅立不想往壞的地方想,但很明顯,妹妹,被人綁架了。

“不管你是誰,敢對我家人動手,我羅立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冷笑一聲,羅立手持學生證,手指掐動,口中念起晦澀口訣。

正是羅立泰山上所學的一門追蹤禁術。

可以通過實物,鎖定主人的氣息。

但凡被冠以禁術之名,施展起來自然苛刻無比。

其一,隻有血脈相連之人才能感應的到。

其二,便是需要極其誇張的神識透支。

以如今他金丹境的修為,施展這門追蹤術,說是勉強也不為過。

可現在,羅立顧不得其他。

家中變故,讓他心急如焚。

學生證上,被一抹忽暗忽明的禁咒包裹。

而羅立的神識,也以為彆墅為中心,迅速朝著四周擴散。

一千米,三千米,等到五千米的時候。

羅立身軀開始細微顫抖,原本修長墨黑的長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為銀色。

這是神識消耗過度的後遺症。

此時,羅立終於能理解到青雲渡劫時那神識消散的痛楚。

靈魂深處,彷彿有千萬銀針的絞動,有火焰在灼燒。

與此同時,江海市,以彆墅為中心,神識覆蓋之下,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一掃而過的心悸。

那種感覺,彷彿被一雙眼睛窺視一般。

本能感到不安,惶恐。

存在於地下世界的王者,黑龍會,一個正在白麪撫須的老者神色一怔。

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就在其餘人不明所以時,老者竟徑直對著天空跪拜下去。

“大人,我黑龍會有何得罪大人之處,萬望見諒啊。”

也正因為羅立這個任性的舉動,導致整個江海地下變動。

回到彆墅,非人的痛楚並冇有持續多久。

他手中學生證突然光芒一作。

“找到了,找到沁沁了。”

羅立欣喜若狂,依靠那微弱連接,急忙朝著一個方向奔去。